【解婷婷】《诗经》琴瑟寓意考论

2020-11-21 作者:admin   |   浏览(

《诗经》琴瑟寓意考论

作者:解婷婷(青岛大学文学院讲师)

来源:《光明日报》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庚子闰四月廿四日己丑

耶稣2020年6月15日

今人常认为琴瑟在《诗经》中有夫妻关系的象征义,如程俊英《诗经注析》释《女曰鸡鸣》“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古代常用琴瑟合奏来象征夫妇的和好,如《关雎》‘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小雅·棠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这句诗也是用琴瑟象征夫妇的同心和好。”又如高亨《诗经今注》释《小雅·棠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如鼓瑟琴,以琴瑟音调的谐和比喻夫妻和好。”实际上,尽管琴瑟谐和在后来确实常被用来形容夫妻和好,但至少在战国以前,这种关联尚未形成定式。

第一,“琴瑟友之”不能理解为比喻男女关系的“琴瑟和鸣”。首先,琴瑟并提不等于琴瑟“和鸣”。《诗经》中琴瑟并现的诗有七首:《关雎》《定之方中》《女曰鸡鸣》《鹿鸣》《常棣》《鼓钟》《甫田》。其中并现且为演奏场合的诗有五首,当中有四首属于乐队“和乐”的场合,即除琴瑟外还出现了其他乐器,即《关雎》《鹿鸣》《鼓钟》《甫田》;有且只有琴瑟的诗有一首,即《女曰鸡鸣》。乐队场合下的琴瑟并提是《诗经》在表现“和乐”场景时按演奏方式归类铺叙的一种常用手法,如《小雅·鼓钟》:“鼓钟钦钦,鼓瑟鼓琴。笙磬同音。以雅以南,以龠不僭。”《周颂·有瞽》:“应田县鼓,鼗磬柷圉,既备乃奏,箫管备举。”除笙经常与他类乐器并提外,《诗经》中的演奏基本按打击乐、吹管乐、弹拨乐的方式进行分类。因此“和乐”中的琴瑟并提除说明琴瑟同为弹拨乐外,不能说明其有更加特殊的象征义。迄今为止的考古发现也能证明这一点。目前发掘的春秋墓葬共出土6瑟1琴,在只出土了两类乐器的墓室中,有1墓为琴瑟(郭家庙M86),两墓为瑟笙(赵巷M4,曹家岗M5)。战国墓葬两类乐器的墓室中,有1墓为琴瑟(郭店M1),两墓为瑟与吹管乐(雨台山M21为竹律管,纪城M1为葫芦管),两墓为瑟与打击乐(叶县旧县M1为纽钟,溪峨山M7为鼓);在出土有3—5种乐器的墓室中,有4墓同时出现瑟与吹管乐(浏城桥M1、天星观M1、天星观M2为笙,包山楚墓M1为竽);另外在两个大型乐队墓葬曾侯乙墓和九连墩墓中,琴瑟与多种乐器同时出现。以此看来,琴瑟的关系似乎还不如瑟与吹管乐特别是笙的关系更为密切,所以《鹿鸣》有“鼓瑟吹笙”。在《关雎》的“和乐”场景中,琴瑟与钟鼓是一个整体。孔颖达《毛诗正义》曰:“明淑女若来,琴瑟钟鼓并有,故此传并云‘友乐之’。”并引孙毓《毛诗异同评》云:“思淑女之未得,以礼乐友乐之。”又曰:“琴瑟与钟鼓同为祭时,但此章言采之,故以琴瑟为友以韵之;卒章云芼,故以钟鼓为乐以韵之,俱祭时所用,而分为二等耳。”虽然此段重在释“友乐”二字,但从中亦能看出孔疏将琴瑟钟鼓统视为“礼乐”这一整体的代表。上博简《孔子诗论》:“《关雎》以色喻于礼……其四章则喻矣,以琴瑟之悦拟好色之愿,以钟鼓之乐□□□(之)好,反纳于礼,不亦能改乎?”同样把琴瑟钟鼓统视为喻礼的表现。其次,先歌琴瑟后歌钟鼓,只是因为二者地位有别,先秦雅乐中钟鼓地位最高,琴瑟地位较低。《孔子诗论》“以琴瑟之悦拟好色之愿”也是由于琴瑟地位和音色之故。《荀子·乐论》说:“鼓大丽,钟统实,磬廉制,竽笙箫和,管龠发猛,埙篪翁博,瑟易良,琴妇好。”因此《毛诗正义》曰:“琴瑟,乐之细者,先言之,见其和亲。钟鼓,乐之大者,故卒章言之,显其德盛。”朱熹《诗集传》在继承《正义》的基础上进一步解释说:“琴五弦或七弦,瑟二十五弦,皆丝属,乐之小者也。友者,亲爱之意也。钟,金属,鼓,革属,乐之大者也。乐,则和平之极也。”琴瑟音色柔和,先奏用以视亲爱之意,钟鼓则表现出金声玉振的“大和乐”场景,将整首诗的情境推向高潮。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