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反蒙面法》来了,香港能证明自己

2020-11-18 作者:admin   |   浏览(

《反蒙面法》来了,香港能证明自己的自治能力吗?

作者:田飞龙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原载观察者网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九月初十日戊寅

          耶稣2019年10月8日

 

香港反修例运动延烧四月有余,至今仍维持暴力高位不退,其内部本土化动力与外部极限施压的干预力非同一般,确系1997年回归以来最大的管治性危机,也是香港民主与社会运动转向体制外及暴力化之“勇武路线”的分水岭。这一质变发生于香港回归22年之际,是“五十年不变”的中期危机与考验,是无法回避但又有迹可循且可以逐步破解的管治难题。风起于青萍之末,反修例运动正好给了“一国两制”全面体检与康复的“保健契机”。港式“反蒙面法”的出台就是因应这一危机的重要法律手段。

 

港式“反蒙面法”的官方名称是《禁止蒙面规例》,是特首依据其基本法职责与《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之法定授权,连同行政会议协商通过而制定的香港“紧急法”下的第一部行政规例。这一规例属于香港特区法律中的附属法例,以“先订立后审议”的方式先行生效,但需按照立法程序要求呈递立法会备案审查,进行一种“否决式审议”,即只要不否决则继续生效。这一立法程序与常规性的法例制定有别,带有行政紧急立法的法律性质。

 

尽管特首宣称反蒙面法出台不等于宣布紧急状态,而是基于公共安全理由的特别行政立法,但作为其法律基础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则有着“香港紧急法”的法律定位,源自港英时期法律,在1967年暴动处理过程中使用过,1997年回归时通过法律适应化转化为特区法律秩序的一部分。“反蒙面法”是第一步,特首未来仍可依据运动暴力的升级情况制定其他类别的行政规例,甚至出台真正意义上的紧急状态相关法律。特首的这一行政特别立法权是基本法及香港本地法律所承认和保障的,是特区政治体制之“行政主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港警执法现场,要求集会者摘下口罩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