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梅】徽州文化中的家风家训与当代创新

2020-11-18 作者:admin   |   浏览(

徽州文化中的家风家训与当代创新

作者:宋冬梅(孔子研究院副研究员)

来源:《地方文化研究》2019年03期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七月廿九日戊戌

耶稣2019年8月29日

徽州,是历史上的文化重镇,“崇文尚儒”社会风气由来已久,自宋代起就有“东南邹鲁”“文化之乡”“礼仪之邦”的美誉。徽州地区的文风昌盛,造就了明清以来科举取士的显赫成就,一大批思想家、教育家、科学家、艺术家等等,英才辈出,这一优势的形成,有着不可忽视的历史文化资源——徽州的家风家训。家风家训,是该地区众多杰出历史人物赖以成长的丰厚文化土壤,也是徽商群体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丰厚历史资源。

一、徽州家风家训的历史形态与作用

家风家训,是徽州文化的无形资产,它凝聚了徽州乡村社会崇文尚儒与宗法合一的向心力。在历史上,徽州家风家训有孝的历史遗存、徽商奇才的诞生、藏书家的六世好学之风、《章氏家训》传家至宝等物化形态、人物传奇、家训典籍等形式出现,维系着宗族的文化情结、士商灵魂和精神纽带,构筑了徽州地区丰富而绚丽的历史文化空间。

1.徽州孝文化家风的历史遗存

徽州地区自古重视孝悌家声的培养和传承,重视诗书门第教育。其孝文化兴起于北宋,其核心体现着儒家尊尊、亲亲的基本精神,维系着宗法社会根本的礼教规则。两宋时期,以程颢、程颐、朱熹为代表的程朱理学对徽州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其忠孝思想对徽州孝文化的产生和发展起着奠基作用。元朝初步形成的二十四孝,在徽州广泛流布,徽州地区的人名、地名中多含“忠孝”二字。明清时期,“孝文化”进入徽州更广阔的文化空间,其表现为:首先,该地区出现大量“忠孝节义”牌坊,“树立牌坊的直接或表面目的是旌表显宦、廉吏、乡贤、孝义,内在精神则是维护一种井然而不容违僭的礼仪秩序。”[1]其次,徽州宗族聚居区有慎终追远的风俗,社有屋、宗有祠,许多名门望族修建大量祠堂,宗祠之下还有支祠、家祠等,“孝文化”被写入祠堂的宗族族谱,“宗祠里都藏有宗谱,其准则为祠堂功能的细化,一般包括敦孝悌、睦宗族、勤职业、慎婚娶、严继祧、重坟茔、崇祭祀等。”[2]祠堂具有维护宗族繁衍的社会功能,“孝文化”于其中维护着封建宗法礼制。第三,“孝文化”作为徽州楹联的主要内容,雕刻着历史时光,至今抬头可见,熠熠生辉。比如,位于黄山南麓的古村落——呈坎村,其村子祠堂的一幅对联内容就写着:十四世本源深远赖前人教孝教忠俎豆常新春祭秋尝崇典制,五百年树叶繁荣愿后嗣学诗学礼簪缨弗替左昭右穆肃成仪;还有,在呈坎村著名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贞静罗东舒先生祠”中,其正厅高悬“彝伦攸叙”的匾额,祠内大柱的楹联也突出了“孝文化”的内容:叙彝伦修名孝第,陈俎豆登进诗书。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