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提名“绿化”与台湾司法的政治化

2020-11-21 作者:admin   |   浏览(

提名“绿化”与台湾司法的政治化

作者:田飞龙

来源:作者授权儒家网发表,原载《两岸关系》2019年第7期

时间:孔子二五七零年岁次己亥七月廿二日辛卯

          耶稣2019年8月22日

 

2016年民进党全面执政以来,从其根本性的台独党纲出发,在两岸关系上否认“九二共识”,寻求“离岸替代”,实行极端的转型正义和去中国化政策,在岛内治理上则一方面政治封杀国民党,另一方面则滥用执政权全力准备“台独”相关条件。从李登辉到陈水扁的“台独”经验来看,无论是内部修宪台独还是外部“入联公投”等均难以取得突破,而“文化台独”及“司法台独”则属于其可以掌控的“内政”事务范畴。我们从蔡英文执政三年多的基本政治表现来看,“文化台独”大有进展,而制度性层面的“司法台独”亦有较大的突破。尽管蔡英文的施政日益遭遇人民的不满以及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惨败,但其通过司法院大法官的提名权及立法院的“一党多数暴政”,精准有序地推进台湾司法的“绿化”和政治化。

 

台湾司法院大法官的法定名额是15名,任期8年,不得连任。根据宪法增修条文确立的“交错任期制”,每任总统在单一任期内有权提名半数大法官,以完成法官结构更替及落实内部立场与权力制衡,避免单一政党来源的法官假借“司法独立”而行“政党专制”之实。2016年总统权力交接后,蔡英文迄今有两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第一次是2016年提名案,提名任命了7名大法官,其中多人有着鲜明的台独立场,包括司法院长许宗力;第二次是2019年提名案,蔡英文提出了4名大法官人选,预期可以通过。这样,蔡英文在单一任期内就已提名11名大法官,超过大法官总数的三分之二。根据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案件审理法》及新修订但尚未生效的《宪法诉讼法》之规定,这一比例的大法官可以通过其宪法职权范围内的一切释宪决定和案件裁决。

 

在司法提名上,蔡英文政府存在多重争议,甚至涉嫌违宪:第一,最有争议的“许宗力提名案”涉嫌违宪,因为许宗力2003—2011年已担任8年大法官,根据禁止连任条款不得寻求再任,此外许宗力在立法院答辩时公然宣称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进行台独立场的表白,不符合宪法忠诚的基本要求;第二,提名人选中“绿化”严重,违背《司法院组织法》的“超出党派”要求,打破台湾内部政治平衡,破坏台湾司法制度公正性,导致台湾司法严重的“政党极化”;第三,立法院出现“一党多数暴政”,不能严谨遵守宪法及司法院组织法的法定标准和要求,简单“放行”台独候选人,压制国民党等少数派政党以及台湾法律界和社会的正当质疑、批评。许宗力对自身的“违宪连任”提出辩解,认为自己是“间隔再任”,不是“直接连任”,因而并不违宪。这一辩解是没有法理依据的,因为宪法增修条文确立的司法院制度,立法目的即在于增强政党制衡及大法官独立性,避免大法官希求“再任”而屈从政治,同时“再任”与“连任”的区分并无法律规定,也无操作标准,容易被人为的政治化利用。以上的司法提名“绿化”及其违宪质疑,本可以通过司法院释宪机制予以解决,但由于司法院大法官结构已经遭到蔡英文过度“绿化”,因而有关救济程序难以公正开展及奏效。